五湖四海皆朋友,天下何处不相逢。

“羡慕没有用只有努力别无他法。”
一个副业画画der
夸奖别人和自己被夸都很开心

愿抵达你星球w
不是什么太太,除非你娶我。

这次先让大佬站C位。

(肩并肩一定能画成一张大横幅der。





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究竟什么是“英雄本色”呢?

其实电影的英文名字——“A Better Tomorrow”,给予了一个很好的答案。

今天活着,是为了那个心中信仰的更好的明天,哪怕没有明天,也要拼了命拼出一个明天。三十年前,宋子豪、宋子杰和小马哥是如此;三十年后,周凯、周超和马柯也是如此。


三十年了,“侠影已遁香江夜,江湖曾参碧云天”,那首《当年情》唱着唱着也变成了真的“当年情”。小马哥闯荡的那片江湖早已物是人非,现在兄弟情也常常前面挂着一个名为“塑料”的定语。所以啊,能感受出来虽然这次电影有令人诟病的地方,但是丁导这个迷弟想了很多表达方式把观众带入到当下的时代感和本土化中,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致敬和卖情怀,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展现出“不管世界怎么变,认准的兄弟不会变”。


小时候跟着父亲看过很多遍《英雄本色》和《纵横四海》,发哥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酷的那个,甚至自己还偷偷戴过爸爸的墨镜,不小心把摩丝洒了一地,叼着一根牙签,觉得自己像极了用美钞点烟的小马哥。(我真是够皮的。长大后才明白其实现实更多的不是写下了小马哥酷破天际,而是装满了大哥那句“阿sir,我没有当大哥已经很久了。”

凯哥和豪哥不一样,但大哥不好做都是一样的。


豪哥背负的东西更沉重些,凯哥则心里装的东西更多一些,心里的牵挂也让那股面对竹签扎眼丝毫不怯的狠劲多了一份温柔。

我觉得整个电影有个很可爱的地方是马柯用带着台湾腔的撒娇语气说,两个弟弟选一个啦。大哥笑了笑没说话,两个截然不同的弟弟当然谁都不能放下,他们都是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在那场下水道里周超追捕周凯的戏里,凯哥中枪倒下之前给马柯打了一个电话,嘱咐这个一直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虚弱又诀别的语气中包含了担心和关心,也是这份感情,可以让马柯单枪匹马杀到日本报仇。与此同时,凯哥倒地被铐上之后,翻过身来发现是阿超,那一刻,所有的感情都浓缩于一个痛苦地皱眉。“心头有雨,眼底有霜”,大概就是他眼神里这种感觉吧。


周凯是个与众不同的大哥,也是王凯的作品里面一个与众不同的角色。之前和基友一起窝着看《如果蜗牛有爱情》的时候,她问我,王凯有没有那么一个片段最让你觉得眼前一亮,我想了想选了第十四集的方孟韦,她还遗憾地说以为我会选景琰或者阿诚哥。因为,那个怒吼着“那是一千吨火药”的方孟韦,那个面对大哥提起母亲落泪的方孟韦,让我看到了王凯“放”的一面,整个人在释放时是什么样子。而这次的周凯,三年后出狱回家祭拜父亲的周凯,让我感觉到了王凯“收”的一面,内敛的时候又是个什么样子。真正走到父亲的灵位前,他没有嚎啕大哭,也没有泪流满面,只是“嘭”的一声跪下,重重地嗑了三个响头,没有一句台词,但却重重砸在每个人心上。在进家门的时候有个小细节,他小心翼翼地在垫子上蹭了蹭鞋,对于这个家他已经是个客人了,一瞬间把每个在看的人拉回到三年后,他不再是开头那个大哥了,而是内心悔恨并且想要活得更像个人的周凯。这个角色性格和感情上的转变,是令人心疼的。

这是他对角色的理解,我喜欢这种控制感情的力度。


 

在有些仓促的枪战里《英雄本色2018》落下帷幕,属于他们的时代也终将过去。能回头的是英雄,但是不能回头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父亲、岁月、爱情都已无法回头。

毕竟,“这个时代变了,我们都不再适合这个江湖,我们太念旧啦!”

评论(12)
热度(168)
  1. 凤飞付阿沉_ 转载了此图片

© 付阿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