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皆朋友,天下何处不相逢。

“羡慕没有用只有努力别无他法。”
一个副业画画der
夸奖别人和自己被夸都很开心

愿抵达你星球w
不是什么太太,除非你娶我。

【随笔】一别少年,愿你永是初识模样

首先要谢谢我蓝,果然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一开始想看他们两个人一起照顾孩子的是我,一开始想要在她笔下的故事里有姓名的是我,一开始想要在故事里拿狠心坏人剧本的还是我。

很开心因为我有了赵晨这个角色。虽然晨晨在《一别少年》的结局里被作者大人明明白白地葬在了秋天,那是我们彼此最喜欢的季节。但是,终究我才是这个故事里最幸福的人。


也谢谢大鳄和平平,我跟着你们蹭了一把暖洋洋的幸福。还搞得我现在分分钟想谈恋爱,顺手许愿在未来能生个像兜兜一样的小宝贝。


还有呀,我怕搞哭你,所以一开始没说。

还记得当年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第一时间跑到了基友家,结果我们两个人拿着来自不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面面相觑。真的很遗憾,因为志愿填报顺序的问题,差一点点就能在同一所大学上学了。当时她很难过,我写了一个小纸条给她。


我写的是,未来可期,来日方长。


现在,这八个字也送给我蓝。回头看,是每一次你笔下幸福得冒泡的他们,向前看,他们在未来依旧是闪闪发光的样子。所以,不要难过,也不要舍不得。

不管是他们,还是你,甚至是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蓝子:):

每一个故事总有一个句点,一别的故事在昨晚正式划下了这个句点,但是别难过,那不过只是我们所窥见的这段故事的句点,而他们的生活依旧在继续,在那些我们看不见的平行宇宙中的一个继续着。也许今早的小赵医生起床晚了,匆匆忙忙套了衣服往外赶;谭大鳄慌慌张张叮嘱着出门的小赵医生路上要注意安全;被吵醒的赵祈小朋友揉揉眼睛,穿着她的小睡衣手里拽着小狮子玩偶看着自家爸爸关上了门,自己的daddy一脸无奈然后转头看着自己微笑,对她说:“早安,Pocket”。谭大总裁看着赵祈小朋友乖乖吃早餐,自己却因为赵医生匆忙出门而忘记的早安吻失落了一早上……

今天不想写番外,只想要记录下些什么。

写一别其实是很多个脑洞的结合下的冲动,某一日从地铁下来,不知怎的,就突然想看谭大总裁拿钱狠狠砸在眼前的人的场景,当然,天马行空的脑洞应该更狗血一些,什么私生子,什么突然出现的女人,想得特别的开心。

又后来的某一天,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片段,接着我就用手机迅速记录了下来,它是这样的——

谭宗明没想到他找了一大圈的人,现在正在他纽约的宅子里。
原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心瞬间被燃了起来,男人没有忍心再往前面走一步,他心心念念的两个人,现在就在他几米开外的院子里,他透过围栏能够看见小赵医生的身影,他带着宝宝在院子里浇花。
七月的骄阳肆意散发出他的光,纽约的阳光显然把他的小赵医生晒得黑了那么一些,也瘦了,可是人还是那么精神,一双圆眼镜璀璨夺目得耀眼,他穿了一件棉质的短袖衫,上面还有海绵宝宝的形象。
“派大星曾经对海绵宝宝说‘海绵宝宝,记住,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做你的好朋友和邻居的’。谭宗明,我们会是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吗?”
赵启平的话毫无预兆地跃于谭宗明的脑海,谭宗明忽然就想要哭。
当他踏过千山万水,跨过高山河流,只为了寻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却早已经带着他的一颗炽热之心来到他的领地,然后安静等他回家。
赵启平在不远处笑着,低头对宝宝说着什么,水花在阳关下闪出晶莹的光泽,宝宝一张脸也被晒得红扑扑的。
谭宗明喉头动了动,长途的疲惫在一这刻全数消失,四周全数退散,他就想回家。

当时还写下了一句话,一句赵医生会对谭大鳄说的话:“不用找,我就在这里。”


那时的赵祈甚至都没有具体的性别,更不用提一个更具体的形象。但就是这些零碎的想法和片段,最终我决定写这个故事。而这段当初写下的脑洞片段,最后在快要结局时被我想了起来,想方设法被我最终融入了一别的结尾中,虽然有所不同,但他们总是殊途同归的,也算是对这文初心的一种回归吧。

一别这个故事,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就如我开这篇文之前所说的,这或许是我最后一个谭赵相关的连载故事了。不是我不爱了,而是真的已经陪了他们太久,写过了太多关于他们的故事,无数的平行宇宙,已经把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全部都给了他们,已经写完了我所有的他们,我已心满意足,很感激每一个他们陪我走过的日子,我们真的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

三个谭赵相关的连载,从第一个《一次意料之外,所有情理之中》到《恰遇正好》再到现在的《一别少年》,而中间还间歇性写过的无数小短篇,包括《医院每日故事》里面的他们,太多太多的他们,而今回首去看这些故事,我特别开心的是,我笔下的他们一直都在成长着。

Hi,赵医生,谭大鳄,我们越来越熟悉了。

如果用三个连载中的他们来看,《意料之外》就是我们的初识,那时的我们还更青涩,满满全是新鲜,看见的更多是你们的表面美好;而到了《恰遇正好》我们进入了蜜月期,除了那些甜蜜,我开始渐渐更懂你们;直到《一别少年》,我们终于走到了老夫老妻的阶段,更加成熟的你们跃然于我的眼前,所以在我的笔下,你们也许会比之前更加的成熟。这些都是你们,都是我喜欢的你们。

有一个有趣的事,在《一别》中,大鳄已经很少会叫我们赵医生“平平”了,换成了一声“启平”,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成长,是我对他们认知的成长。

谢谢你们,我最好的赵医生和最好的大鳄,谢谢你们陪伴了我这么长的时间。

之前曾经答应过赤野太太写一篇论谭赵的合拍性,可我最终还是没有交出这份答卷,不是没有可写,而是不知如何下笔,因为他们真的太契合了,各个方面的契合,他们就是彼此行走在世上丢掉的那半个灵魂,只要遇见,便能成为圆满。这让我无法下笔,只能说,他们能遇见彼此,真是太好了。

从最初喜欢上楼诚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走了这么远,那日看见某社交平台上一条po:“有没有哪个cp,让你不管多久想起,都有回家了的感觉。”那时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楼诚”。我其实是一个博爱的人,喜欢过好多好多的cp,甚至现在还在不断爬墙中,塞夏、真遥、周叶、福华、锤基、KA、瞳耀、仙剑的各大组合,还有好多好多,每一个我都真心实意爱过也一直爱着。他们每一个都带给我一段最美好的陪伴。但我可以肯定说,这么多的墙头中,“楼诚”是最特别的。因为不会再有一个墙头能够让我为他们写下这么多的文字,一篇一篇,一天一天,而在这里认识的所有小伙伴,都将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宝藏。

不管我走多远,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会永远待在坑底,哪天这里需要我,我就会回来。

最后依旧是要感谢下所有陪我一路走来的姑娘汉子们,谢谢你们来听我讲故事,谢谢你们的每一次点赞,每一次分享,每一个评论,你们永远是我最棒的倾听者和陪伴者。

一别还要特别谢谢我家阿晨,@付阿沉_ ,是你一直的鞭策和宠爱,才让兜兜顺利完结了,兜兜永远爱你,我会比兜兜更爱你❤

原谅我一次的任性,这篇明明与tag关系不是那么大的随笔还是想要打一次#谭赵#的tag,因为我真的不确定,我还能够再打几次这个tag。

我爱你们,所有来听我故事的你们,还有我最好的赵医生和谭大鳄,你们都一定要幸福。

我们有缘再见。


爱你们的蓝子:-D
2018.9.15午后

评论(2)
热度(126)
  1. 付阿沉_二幽的小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首先要谢谢我蓝,果然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一开始想看他们两个人一起照顾孩子的是我,一开始想要在她笔下...

© 付阿沉_ | Powered by LOFTER